土壤腐殖质与土壤生态保护

我们认识到腐植酸类物质在土壤中的重要作用及其储存稳定性的一般规律,自然会想到如何保护土壤腐殖质(HS:husmus)的问题。wKgB3FDg_nCAUlXEABAC15H6DWU43

土壤HS的形成和动态平衡,是长久以来复杂漫长的自然积累过程。全球土壤中积累的碳达3万亿吨,比其它地表分布的有机碳总和(2万亿吨)还要多。它们不仅是土壤本身的活力所在,而且是CO2的主要来源之一,并“作为环境和大气中CO2浓度变化的极其敏感的碳聚集体”,直接影响着地球生物圈的碳平衡。因此,保护土壤HS,是关系到保护土壤生态乃至地球生态及自然环境可持续发展的重大问题。

但是,想、现代经济发展和人类活动造成的土壤退化状况不容乐观。 统计表明,20世纪80~90年代,全球土壤每年流失254亿吨(我国43亿吨);沙漠化土壤以每年5~7万KM2的速度扩展(我国为3436 KM2/年),25年丧失土地2.9万KM2;森林以每年1%的速度减少,特别热带森林每年减少1300万ha,我国已减少森林1.46亿ha,导致森林土质红土化;草原退化加剧,尤其是我国,每年以30%(约130万ha)的速度退化,1999年已退化0.8亿ha。沙尘暴的频发,就是土壤环境劣化结下的苦果。土壤流失,实质是有机质或腐殖质的流失。用我国东北黑土为例。据我公司研究,黑土区有机质含量已由开发初期的5~8%降到目前的1~4%,黑土层的厚度由50年前的40~100cm讲到今天的20~40cm。目前黑土区流失面积达27.59 KM2,超过其面积的1/4,其中15%的母质裸露在外。人们说,“北大仓”已退化为第二个黄土高原。

自然培育的土壤腐殖质层的破坏,可能是几年、几个月的时间,要恢复却需漫长的岁月。比如,森林的恢复至少也得几十年到几百年,而要恢复1cm厚的土壤腐殖质层,则需要300~600年。保护、修复土壤腐殖质层的任务迫在眉睫。我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保护生态环境的战略决策,包括退耕还林、退耕还草、三江源头生态脆弱地带以及西北黄土高原的植被保护,提倡轮作、科学施肥和推广施用腐植酸类肥料等,都使土壤腐殖质退化速度得到遏制,土壤生态建设初见成效。



更多相关解答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wp-copyrightpro.com